通化打响抗日第一枪的地方

王继山、李节建清理日军碑座碎石上的积雪。

面上的路是当年日军进犯的道路,两侧是抗日武装伏击阵地。

1932年5月,通化市民庆祝辽宁民众自卫军16路军抗击日寇入侵通化获得胜利(资料片)。

近日,我们一行四人为寻访通化打响抗日第一枪的战斗遗址,驱车来到通化县二密镇二密村。热情的村主任陶先玉得知我们是寻找抗日战场,便派村监督委员王继山给我们带路。

王继山问明白我们此行的目的后,先带我们到二密村老书记王基业家,听80岁老书记给我们讲述他从其父亲那里听来的当年发生在这里打鬼子的故事。谢过老书记后,王继山又带我们查看了日本鬼子当年为战死的小队长立碑的遗迹。我们将车开到现在的横道河沟里,然后大家徒步踏着山里厚厚的积雪,向二密的制高点鸡冠砬子爬去。在鸡冠砬子山上,日本鬼子当年立下的碑早已被二密人砸碎,但还残留部分碑底座,在砬子下还可以清楚地看到当年战壕的遗迹。据王继山介绍,当年鬼子在现在的大横道河被通化抗日民众打得败退到了鸡冠砬子,他们选择这个制高点的目的是因为这里易守难攻,可在通化抗日民众的围攻之下,他们无奈还是打着白旗从这里下山投降了。从鸡冠砬子回来,我们来到当年的战场,目睹了这里的地形地貌,这里真是阻击战的绝好战场。在镶嵌着“东宝”两个大红字的砬子头上,当年埋伏着抗日民众自卫军,在砬子对面的开阔地里埋伏着大刀队。虽然鬼子带着大炮和机枪,但他们不但没有攻进通化市区,而且还扔下了几十具尸体,不得不投降了。站在气势宏伟的砬子下,我们为通化的前辈骄傲。

查阅史料,说这一仗是在过河道子打的。此一行我弄明白了过河道子和今天的横道河子是一个地方,因为当年这个地方没有名,有人来打听,村里人就告诉说“过河就到了”。所以文人就给写出了过河道子,后来人们给这里取名叫横道河子。

横道河子是通化至二密河之间最狭窄的地方,是进出通化的必经之地。在魅力城市通化,这里夏日绿树成荫、郁郁葱葱,冬日白雪皑皑,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山沟。可是,这里却有着惊天动地的故事,通化县红色史记记录着通化红色历史中浓重的一笔。

故事发生在1932年。在“九一八”日寇铁蹄踏入东北以后,通化人民就纷纷组织起民众抗日武装,到1932年4月,通化已经组织起民众自卫军总计15路军。日军得知通化抗日烽火熊熊燃烧,深感不安,于是迫不及待地派兵来占领通化。5月1日,日军派酒井绍二率领260余名警察,携迫击炮和轻重机枪等精良装备,以保护日本驻通化领事馆和侨民的名义逼近通化。时任辽宁民众自卫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16路军司令的孙秀岩获此情报后,即向驻桓仁自卫军总部总司令唐聚五请示,唐聚五令孙秀岩坚决予以反击。1932年5月1日,孙秀岩和县公安大队张作良率500名步兵及80名大刀队队员,将队伍拉到距县城十多里的过河道子设下埋伏。5月2日上午10时,当日伪警察队进犯至二密河口时,忽然听前方传来喇叭声,接着枪声大作,在迎面一个弧形的防线上射来了密集的子弹,日伪军警虽当即仓促应战,但是人员已出现伤亡。我自卫军战士先发制人,又占据着有利地势,可我军武器太差,当时只有“七九”、“连珠”、“十响翻子”、“单响毛瑟”、“快火枪”等,而且子弹很少,每枪平均只有五六发子弹,还有许多人并无枪械,只靠长矛、大刀杀敌。

日伪军警原以为抗日军没有准备,便可长驱直入地占领通化,不料前进途中突然遭到伏击。日军一边以迫击炮、机枪疯狂地扫射埋伏在山上的抗日队伍,一边企图冲过抗日武装的阻击地段,却不料他们跑到了大刀队埋伏的开阔地。大刀队队员一见日军皆怒不可遏,个个奋勇向前,不畏枪炮,杀声震天,闯入敌群猛杀猛砍,与其肉搏。此时日军机枪、大炮顿时失去效力,而自卫军大刀队的大刀、长矛充分发挥优势,触之不亡即伤。日军大惊失色,丢弃机枪逃至二密山上。此时,日军已被重重包围,为了突围,日军曾数次冲下山来,但都被大刀队杀回。5月3日,被困在山上的日伪军警在机枪的掩护下突围,冲至半山腰时被自卫军截住,又与自卫军大刀队发生激烈的肉搏。日伪军警以枪上刺刀格斗,笨重不灵,大刀队皆执长矛,且精于武技,顿时日军被砍死、砍伤大半。此役前后毙敌20余名,缴枪128支,机枪3挺,子弹万余发,大刀队牺牲20余名,自卫军以众击寡,使日警察死伤累累,不得不退回山上。

同日,日军两架轻型飞机前来与被围困在山上的日本警察联络,驻沈阳日军又增派部队前往通化企图增援。敌人是怎么与沈阳联系的呢?原来是被围日警放出信鸽向驻沈阳日军求救了。但是,在敌援军到达之前,被围在山上的日军警被困得三天断绝粮水,辎重尽失,山上又无水源,已陷入困境。于是,敌人不得不派人向孙秀岩部求和,表示只要能保护驻通化的日本领事、侨民离通就不再作军事行动。第16路军司令孙秀岩,电请桓仁辽宁民众自卫军总部。唐聚五接电后,认为日军夺取通化阴谋已被挫败,锐气已伤,加之汉奸于芷山率部奔向新宾,廖弼宸又率所属迫击炮连和机枪连向县城东热水河子进发,意图不明,若再战于整个战局不利,于是答复日方要求,双方停火。唐聚五总司令特派王育文偕通化县裴焕星向日领事馆交涉,并向日方提出四点要求:一、日军必须立即退出通化县境,不作军事行动,对此次事件,日本必须向中国赔礼道歉;二、日兵如保护领事、侨民离去通化,须向县政府正式声明,是出于主动,并非受到逼迫:三、日兵及领事、侨民离去通化,必须具结出证;四、一切事宜由通化县政府妥善处理。驻通化日本领事兴津一郎被迫对上述条件完全承诺,日军警全部退至柳河柞木台。5月9日,由通化县出40余辆大车,将日本领事人员及侨民54名,同其财物一并送出境外。

这次通化保卫战,自卫军初战告捷。过河道子伏击战,共击毙日军坂元警部和谐岛部队60余人(其中小队长2名),缴获机枪3挺,三八式步枪120余支,子弹万余发,自卫军牺牲30人(其中大刀队27名,公安队3名)、伤4名,粉碎了日军轻取通化的图谋,大大地鼓舞了自卫军各部抗日必胜的信心。(胡堂林)

首页其它